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舞剧论坛

延边大学艺术学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吉林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向开明——发言稿


首先,中国歌剧舞剧院作为我国舞剧发展的一个风向标,一直站在中国舞剧创作的前沿领域,多年来立足于国际视野与民族传统进行舞剧构建,我们可以看到六部舞剧,除《驼道》之外,《孔子》、《李白》、《昭君出塞》、《赵氏孤儿》和《恰同学少年》都是描写历史题材的,这对于中国舞剧走向全球、走向世界宣传中华民族这个大概念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民族舞剧的直观印象通常是指某一少数民族的舞剧,而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民族舞剧创作则是以“中华民族”这一大视角、整体的大概念去进行创作。这一观念在全球化的时代下,无论是在创作领域或是教学领域都是极有价值的,可以说中国歌剧舞剧院为中国舞剧创作开辟了新路。

第二,中国歌剧舞剧院始终在探索如何在古代文明的认知中去构建现代文明的问题。我国有56个民族,其中34个是跨国民族,在各地域交织的情况下,如何看待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增强中华民族自强自立的信念?中国歌剧舞剧院打造的舞剧精品从历史题材出发,致力于传递中国“忠孝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价值观,可以说增强了我们的民族自信心,这是值得我们称赞的。

第三,在文艺团体转体改制的过程中,中国歌剧舞剧院也进行了新的探索。中国歌剧舞剧院作为一个中央团体,肩负着转体改制后带动地方院团共同发展的责任,如今体制外团体创作特别多,与国外一样,体制外的创作运作起来更加容易。在中国的文艺团体改革过程中,如何去进行体制外的运作,中国歌剧舞剧院同样提供了很好的经验范本,这一点同样值得我们学习和探究。

最后提一些建议:如今编导在对待传统文化的认知过程中有时会出现偏离。比如说,朝鲜族的纱帽属于“风流文化”而非“农耕文化”,而某些作品中,在插秧场景里的舞蹈演员竟然穿戴纱帽,如此以来,本是“农耕文化”中的插秧舞竟与代表“风流文化”的纱帽混溶在一起。创作要有创新,但是创新并不是偏离传统去进行创新,而应坚定传统文化的土壤去创新。以蒙古族为例,蒙古族有十二个部落因此衍生出十二种不同的舞蹈风格,那么在创作中编导选取哪一种部落风格为核心来演绎历史事件?这就需要编导去对部落的文化进行研究,创作的严谨在我们走向国际舞台的进程中是很重要的,这会影响我们在世界的中国形象。作为国家级编导,不仅要掌握特定风格,还需在文化底蕴的基础上去打造作品,这样我们的作品才能在走向世界的进程中更具说服力和影响力!